首页 > 教学科研 > 劳动教育 > 正文

杜嘉木:晚市记
2021-06-28 16:32:42   来源:   

夜是宁静的。秋天是丰收的季节,秋夜是不平凡的,因为有“晚市”的存在。5时20分,他到了晚市时看了下手表,他抬头看了远处的天边,夕阳已

夜是宁静的。秋天是丰收的季节,秋夜是不平凡的因为晚市的存在。

5时20分,他到了晚市时看了下手表,他抬头看了远处的天边,夕阳已完全落下,只剩下一丝光。他是和他的爷爷来“逛街”的。

长了这么大,他还是第一次来,还可能在很小的时候来过,不过他自己不晓得,应该是忘了。

他看着卖菜的,卖生肉的,卖熟食的,卖水果的。他看着这一切像是一个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婴儿。不过,过了一会他也适应了一些,看来人的适应力还挺强。

他跟着爷爷往前走了一段路,映入他眼帘的是砍价引发的争论。一个农民样子的人和一个建筑工人,很明显,那个建筑工人嫌“农民”卖得苹果太贵。“4块3,最低了!”“不行,就四块!”建筑工人脾气也不是很好,争得面红耳赤,浑身上下不停地抖着。那农民也不甘示弱,用手指着苹果:“我的苹果就值这个价,再低就亏本了,你爱买不买!”听了这话,那建筑工人,怒气冲冲,头也不回,使劲跺着脚,飞也似的走开了。他愣住了,一时竟不知所措,但过了一会儿,他没事了。

他认为,在夜市中有心地善良的人,也有人性丑恶的人,就像有的东西价格捅破了天,却不值这么多钱;而有的东西价格实惠,不必砍价,人们便毫不犹豫地买。

他看着旁边冷清的空地,再看看眼前来回走动的人群,心里别有一番滋味。热闹与孤独往往只隔着一条线,他悟出了这个道理。他看着卖菜的小贩,熟练地抓一把菜,再把它顺势放在上一称,眼只瞟了一眼就不假思索,准确地报出了价钱,再用皮筋唰唰地绑上,只看地他眼花缭乱。他也不禁赞叹小贩竟有如此功夫。

人不断地涌来,似乎有些挤了。可是旁边仍旧冷清,他看着他的爷爷买了包蘑菇,又看着将要到头的集市,心里多了些许不舍。他转过头再看了看推搡的人群,又看了看那些因价格问题引发的争吵和小贩变戏法般的技艺,便和他的爷爷离开了热闹的晚市。

夜晚又变得宁静了。

他回到了家,可心还在晚市里。那过往的一幕幕犹如放电影从他脑海中闪过,他还会再去。

杜嘉木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作者:2020级8班 杜嘉木  指导老师:马明新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王俊文:我劳动我创作---今天我当家
下一篇:周正硕:今天我当家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