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学生工作 > 校园之声 > 正文

【校园之声】红绣鞋白布里
2019-05-23 14:41:27   来源:   

2017级7班 牛馨迎梅子黄时的一川烟雨笼罩着如诗如画的江南时,我却常常梦到冬日有着暖暖阳光的午后。老屋的后院,背倚着门的曾祖母手里拿

2017级7班 牛馨迎

梅子黄时的一川烟雨笼罩着如诗如画的江南时,我却常常梦到冬日有着暖暖阳光的午后。老屋的后院,背倚着门的曾祖母手里拿了针线微微笑着。所有的怀念都是缘于一双小小的绣花鞋,所有的青春,所有的泪水和欢笑。

我所知道的绣花鞋,我所想象的绣花鞋,应该是有着鲜艳的红色缎面,折射出令人陶醉的酒红色的光芒。它应该有金色丝线织就的凤凰牡丹并蒂莲开,它应该有着在三寸金莲之上,微微地挪开步伴着宫才有的酒香和历史才有的沉醉。

我常常仰头观望日落时的天空,一团团白色的云朵就像美人踩过蓝绸时的香粉屐痕。听说女子缠足始于五代南唐李煜。谁都不曾料到,这一缠竟缠了千年。缠出了多少血泪~

小时候看着曾祖母小心地挪动莲步,觉得很好看,也曾私底下学着走得摇曳生姿,“花枝乱颤”。新鲜感过去之后还是会嫌像被什么缚住了手脚如此不得自由。于是和一大帮孩子欢呼着,奔跑着,自由白在,像极了天下的鸟儿,飞得无拘无束。我想,曾祖母一定在用那

种与年龄不符的羡慕的眼光看着我“飞”回巷子。

在那个年代,女孩子都是要缠足的。听曾祖母说她出生于宣统三年。那是清王朝土崩瓦解的时候,历史书上说孙中山在中华民国成立时便颁布法令禁止女子缠足。不知是新的法令的春风没有惠及此地,还是真如所说丑恶的势力并未彻底死亡,我的曾祖母便缠了足。

我倒没有听她说过缠足的种种痛苦。她尽量在我面前展现美的一面。老人都是一样的,总像是传说的那样,要把最后的最好的一切都留给后代。比如我看到了她留下来的红绣鞋,一双极其美丽的红绣鞋。虽然我只看到她在生前穿着青面小鞋,由爷爷扶着散步,白发被风吹过。

奶奶说曾祖母年轻时也是美丽的女子。所以我看着这双红绣鞋,总会想象一个美丽的新娘。在那个年代的乡村,美丽是不会永远属于一个年轻女子的。她有的是什么呢,一日三入厨房,洗手做饭。从此脱下美丽的嫁衣和华美的绣鞋,开始劳作,相夫教子,担起生活的重担,任沧桑爬上脊背,红颜变为白发。只有红绣鞋,在她百年之后依旧美丽如当初。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【校园之声】寻找春天
下一篇:淄博少先队建队70周年座谈会感受

分享到: 收藏